蓄电池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蓄电池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穿越血缘抚养亲生的培养抱错的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5:56:23 阅读: 来源:蓄电池厂家

div>

二十多年前,城里的妈妈和农村的妈妈同一天在同一家医院生下了儿子非非。由于医院的失误,致使两个孩子被抱错了。虽然孩子最终换了回来,可是,农村儿子不适应在亲生父母身边的生活,屡屡跑回城里那个家。城里妈妈对他视若已出,在马兆霞夫妇同意的情况下,抚养了这个曾经抱错的儿子二十多年,还供他和亲生儿子一起考上了大学。

亲生的儿子啊你在哪里?

2007年中秋节,当47岁的季素梅接到儿子非非从军校打来的祝福电话时,不禁热泪盈眶。非非不是她的亲儿子,但对她却像对亲生母亲那样亲。季素梅的思绪不禁飘回到二十多年前……

季素梅是江苏泰兴电信局的职工,丈夫张勇在县物资系统工作。1984年初春,季素梅在泰兴县人民医院生下了一个儿子。同一天,姚王镇的农妇马兆霞也在这里生了个儿子。当天共有十三个孩子出生,只有季素梅和马兆霞生的是儿子,同一病房的两家人相处得不错。

产后的第三天上午,孩子被护士抱过来喂奶时,季素梅见孩子左手腕上的布条上写着“马兆霞之子”。季素梅急忙又翻看了一下系在小孩衣服上的牌子,上面却写着“季素梅之子”,不由大惊,说:“护士,我的孩子是不是抱错了?我儿子手上的牌和身上的牌咋不一样呢?”护士长见状说:“负责洗澡的护士是刚来不久的实习生,一定是她在给孩子洗澡时把手牌系错了,但孩子肯定不会错。”护士长说完便把两个孩子手腕上的布条换了过来。

见护士长这样说,季素梅便安心了,出院回到家里后,给儿子取名“非非”。

两个月后的一天,季素梅抱着非非在街上行走时,凑巧遇到了那位给她接生的医生。季素梅便把在医院里发生错牌的事情说了一遍。那位医生说:“不对呀,医院里一向以手牌为准的。”季素梅的心不由一紧。

回到家后,季素梅和丈夫仔细地观察非非,发现非非许多地方不像自己,而且,季素梅夫妻的皮肤较白,可非非的皮肤较黑。第二天,季素梅夫妇特意去了姚王镇,当季素梅看到马兆霞怀里的龙龙时,她立马断定:孩子肯定抱错了,龙龙才是自己的儿子。

从乡下回来后,季素梅的心里翻江倒海,她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,可这一切却真实地摆在她面前。她和丈夫带非非到医院做血型化验,当结果拿在手里时,化验单上的“A”字刺得两人头晕目眩。原来,夫妻俩都是B型血,是不可能生出A型血的孩子来的!非非确实不是自己亲生的!

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,季素梅接连几次到乡下看望龙龙,最后她试探着把孩子抱错的事含蓄地说给了马兆霞听。话音未落,马兆霞立时翻了脸:“不可能,医院怎么可能搞错?”看着对方一脸的愠怒,季素梅连忙把那纸血型化验单拿了出来。就在这时,忽然有十多个妇女围了过来,对季素梅进行谩骂:“你可真是缺德,居然想用自己那个不好的孩子来换人家的好孩子,你们的良心哪里去了?”

百口莫辩的季素梅夫妇只好转而求助医院。院方也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多次找到马兆霞夫妇做工作,请他们同意让龙龙去做血型鉴定和足印鉴定。马兆霞一家不愿和院方对话,也不再让季素梅看望孩子。无奈之下,季素梅只好一纸诉状把医院告上了法庭。此时,龙龙和非非都快2岁了。泰兴市人民法院根据医院的错牌事实及对血型和足印的鉴定结果,判决季素梅胜诉,要求两家当即换回孩子。谁知就在此时,马兆霞却带着龙龙躲了起来!

法院的执行耗时三年。三年里,季素梅依然像亲生母亲一样疼爱和呵护着非非,可另一半心思却在牵挂和思念着龙龙。一转眼,非非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,季素梅就把他送到县里最好的幼儿园。看着非非在幼儿园里幸福地成长,而亲生儿子却不知流落何方,季素梅想着想着就不禁泪流满面。

当然,季素梅一刻也没有放弃寻找龙龙的努力。最后,在最高人民法院的干预下,马兆霞夫妇只好答应和季素梅夫妇交换孩子。

这天,季素梅给非非换了一身新衣服,又买了很多好吃的零食给他带着。就要和龙龙见面了,季素梅夫妇都有些激动。离交换孩子的时间越近,季素梅越觉得心跳得厉害。她同时还隐隐有些担心:龙龙已经5岁了,已经记事了,他会和自己亲近吗?他还会接受自己吗?他能跟自己回家吗?先前,她已和马兆霞相约,暂时不告诉孩子真相,等两个孩子的一切都安定下来后,再慢慢地告诉他们。

马兆霞抱着龙龙来了!季素梅急忙迎上前去,季素梅颤抖着手把非非交给马兆霞,然后又颤抖着手接过了龙龙。心情复杂的季素梅没敢多作停留,抱着龙龙急匆匆地登上了汽车。季素梅并没有想在车上直接和龙龙说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,因为她怕年幼的儿子一时间接受不了。见龙龙在车上找来找去,季素梅问他找什么,他怯怯问:“我妈妈呢?我要妈妈。”

季素梅一下子睖睁了,她不知该怎么回答龙龙,因为她害怕刺伤他。这时,同行的人指着季素梅对龙龙说:“她就是你亲生妈妈呀。”龙龙转过身来,以一种意外的眼光看着季素梅,他显然被搞糊涂了。季素梅泪花闪闪地说:“龙龙,我真的是你亲生妈妈。你快叫我妈妈呀。”龙龙犹豫了一下,低低地叫了声:“妈妈。”

一直强装平静的季素梅,心里顿时掀起了滔天巨浪,她激动地一把将孩子抱在了怀里,哭喊道:“龙龙,我的儿子啊,你知道妈妈这几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吗?你可想死妈妈了!”几年来的痛苦和委屈在哭声里一扫而空,幸福像潮水一样淹没了季素梅。

换走的“儿子”又回家来

龙龙是换回来了,但季素梅总觉得心里缺少点什么,后来她明白了,那就是对非非的牵挂。一天夜里,当地起了大风,气温急剧下降,季素梅突然想起非非的许多衣服都留在了家里,这可急坏了季素梅,她一夜都没有睡好,非非被冻得瑟瑟发抖的样子总是出现在她的梦里。第二天一大早,她就急急忙忙把非非的衣服收拾好,托人给非非送了过去。

在交换孩子之后,季素梅和马兆霞已冰释前嫌。她们约定半年内互不来往,等孩子适应之后,两家人再像亲戚那样相处。可是这种平静只维持了不到一个月就被打破了。

一天早晨,季素梅在家里听到门外有一个小孩在奔跑,凭直觉,她断定是非非回来了,可还没等她来得及出去看看,门口已经响起了非非的叫声:“妈妈,妈妈,快开门,我回来了!”

季素梅一听,连忙三步并作两步跑去开门,随后一把将他抱在怀里:“非非,妈妈想死你了!”接着就搂着他亲。突然,非非捂着自己的屁股叫了起来,季素梅脱下非非的裤子,不由得惊呆了,只见非非的屁股青一块紫一块的,季素梅的心不由得颤栗起来。

原来,非非回到亲生父母身边后,对农村的生活很不适应,和父母也不亲近。他爸爸因此很恼怒,自己喜爱的龙龙被换走了,而换回来的儿子又不听话,就把非非一顿好打。非非跑出家门,一边哭泣,一边喊妈妈。一个知情的村里人可怜孩子,偷偷把他带到了城里离季素梅家不远的地方。听了非非的哭诉,季素梅被激怒了:“我养了非非这么多年,从没有拈过非非一个指头啊,当亲爹的怎么就下得了这么重的手!”

马兆霞来季素梅家接非非回家,非非却一下子从被窝里钻了出来,一把抱住季素梅,带着哭腔说:“妈妈,我不要回乡下,我不要回去,你不要赶我走!”

听了孩子的话,季素梅的心里很矛盾:从感情角度来说,她一百个不情愿非非回乡下;但从法律角度来说,非非毕竟是人家的孩子。马兆霞考虑到丈夫的怒气还没有消,如果再打非非怎么办?于是,她和季素梅商定,让非非在季素梅的家再住上些时日。

不久后,马兆霞又来接非非回家。在送非非回家的路上,季素梅拉着非非的手千叮咛万嘱咐:“以后你可千万别再自己跑出来了,路途这么远,会有危险的,爸爸妈妈会担心的!”看着非非的背影消失了,季素梅已经泪流满面。

回到乡下的家里,非非每天夜里都在梦里和城里妈妈一家嬉戏欢笑,在幼儿园里和同伴们一起追逐玩乐,醒来后便哭个不停要回家。父亲越是打骂,非非越是思念城里的家,于是,他开始凭着记忆往城里的家跑。

在以后的日子里,每当非非被接回到亲生父母身边,他过不久就会哭着跑回来,这让季素梅心痛不已。有一次,非非从家里跑回季素梅这里,身上有一片又红又大的疙瘩,季素梅一看就知道是蚊虫叮咬所致,忙找来药水给非非搽。看来,非非对乡下的生活真的太不适应了。

考虑到非非的教育问题,季素梅夫妇和马兆霞夫妇商定,让非非再插班进幼儿园,每天中午在季素梅家吃饭,晚上再回乡下的家。他们以为这样可以帮助非非逐步适应。可是,季素梅第一天晚上送非非上回家的车时,他抱着季素梅号啕大哭,然后一步三回头地上了车。季素梅心酸不已。从那以后,每当放学回家时,非非都会大哭一场。

一年后,两家人不得不坐在一起重新商量解决的办法。这时,马兆霞又生了一个儿子,她和丈夫也觉得被非非搅闹得不开心,于是决定让非非在季素梅家长住到上小学。

季素梅接受了这一建议,并对他们说:“我虽然喜欢非非,但我不会霸占他,他还小,长大了,他自会心甘情愿回到你们身边。”

非非的问题终于解决了,季素梅的心里格外高兴,事实上她也舍不得自己一手喂养大的孩子,既然命运把非非和自己连在了一起,自己就有责任照顾好他,让他接受良好的教育,将来有个好的前程。

每天,她都骑着自行车接送两个儿子,心里充满了甜蜜。童年的非非和龙龙尽管长相迥异,但穿着打扮一模一样,不了解情况的人都以为他们是一对双胞胎。季素梅对他们说:“非非是我的大儿子,龙龙是我的小儿子。”每天晚上,季素梅的丈夫张勇都陪着两个孩子做作业,三张桌子,非非和龙龙分坐两边,张勇坐中间,为他们倒水、做夜宵。每次考试之前,夫妻俩都耐心地辅导两个儿子。

马兆霞看着非非在城里健康快乐地成长,心里也很宽慰。到了非非上小学时,她又改变了先前的想法,认为非非在城里会得到更好的教育,便没再强求非非回到自己身边,而季素梅则在两个孩子学习之余,常带着他们到乡下看望马兆霞夫妇,非非和龙龙管季素梅夫妇叫妈妈爸爸,管马兆霞夫妇也叫妈妈爸爸。

永远不变的是母爱

就在两家人过得相安无事的时候,季素梅家却突遭变故:丈夫张勇下岗了!那时候,季素梅的工资再加上丈夫每个月的下岗补助,总计才600元左右,用这些钱供两个孩子上学,还要给因病卧床的婆婆看病,再维持一家人的生活,艰难程度可想而知。这时,季素梅夫妇想到,如果把非非送回马兆霞身边负担会轻些,可是如果把非非送回乡下,那非非的学业将会中断!这个严峻的问题折磨了季素梅夫妇好几天。最后,夫妇两人咬了咬牙,决定留下非非!同时,季素梅还建议丈夫留在家里,专门负责两个孩子的学习和生活,自己则一肩扛起了全家人生活的重担。这一切,季素梅丝毫没有对马兆霞夫妇说。

在最艰难的那段日子里,季素梅还保证每周都让两个儿子吃上一顿红烧肉。为了让两个儿子保持好的心态,她还经常教育他们:“你们不能在吃穿上和人家独生子女比,人家是爸爸妈妈两个人工作养活一个孩子,咱家是妈妈一个人养活一大家子。如果要比,只能和他们比学习成绩。”懂事的小哥俩把妈妈的话记在了心上,他们学习一直很努力,成绩也总是在班级里名列前茅。更让季素梅高兴的是,小哥俩好得就像亲哥俩。

几年后,兄弟俩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当地有名的西城中学。考虑到孩子顽皮好动,为了防止两人在学习上相互干扰,季素梅请求校方把他们分在不同的班。期末时,龙龙的成绩考得不理想。回到家里,龙龙撅着嘴,私下向妈妈表达不满:“妈妈,同学都说我读的是差班,哥哥读的是好班。你平时说对待我们都一样,你不偏袒我,但也不能偏袒哥哥啊。”季素梅叹了口气,对龙龙说:“好班、差班不重要,学习主要靠的是自己努力。你想想,妈妈怎么能张得了口对老师说龙龙是我亲生的,得读好班,而非非不是我亲生的,可以读差班呢?”龙龙想了想,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说:“妈妈,我懂了,我一定通过努力来缩小和哥哥的差距。”

中考时,龙龙考取了泰兴一中,可非非发挥得不好差了几分。那天晚上,非非难受得吃不下饭。季素梅对他说:“非非,我们知道你平时学习很好.考试的偶然性很大,你是一时没发挥好。你用不着太自责,以后再努力就是了。爸爸妈妈会让你上一中的。”后来,季素梅夫妇找亲友们借了10000元钱,赞助给学校,非非才如愿进入泰兴一中。非非在心里暗暗地发誓:“一定要考上大学,不能辜负爸爸妈妈的一片心!”

由于平时劳累过度,季素梅患上了严重的腰椎病。医生告诉她应该立即手术,如果再发展下去后果不堪设想。躺在床上的季素梅思虑再三:手术需要一大笔费用,术后还需要长时间的护养,两个上高二的儿子咋办?何况家里的经济情况也不允许啊!这时,又有人劝她:把非非送回乡下吧,你养他供他这么多年也对得起他了,别给自己增加太多的负担了。朋友的话也让季素梅有所触动,是啊,自己实在太难了,再这样下去,自己还撑得下去吗?就在她犹豫不定时,她得到了一个消息:马兆霞和丈夫因感情不和离婚了!季素梅心下大惊:“如果此时把非非送回乡下,非非不但要面对破碎的家庭,还要背负生活的压力,他一个孩子如何承受得了?我供养他的百步路都走了九十九步,还差这最后这一步吗?”她下定决心,不管多苦多难,都要把非非培养成人!

在丈夫和亲友的逼迫下,季素梅做了手术。她担心自己的动手术会影响两个儿子的学习情绪。让她意外的是,手术后的当天傍晚,小哥俩放学后就到医院看她了。两个儿子不但很乐观,还劝妈妈也要乐观起来。季素梅出院回家后,非非放了学就往家赶,一点也不耽搁,一边护理妈妈,一边讲些学校的趣事让妈妈开心。为了让妈妈尽快康复,非非还每天扶着妈妈到外面散步。季素梅告诉非非:“你不用照顾妈妈,你现在只要把学习搞好了,妈妈就很满足。”

非非说:“妈妈,如果你的身体不好起来,我怎么会有心思学习呢?”听了这话,季素梅的眼睛湿润了,真是母子连心啊!

这年8月的一天,季素梅正在家里忙家务,非非和龙龙旋风般冲了进来,手里扬着大学录取通知书叫道:“妈妈,我们考上大学了!”当季素梅惊喜得还没转过神来时,她已被两个儿子抱了起来。非非考上的是江南大学,龙龙考上的是南京邮电学院。那一刻,季素梅幸福得有些晕眩了。

大学二年级时,非非参了军,随后又考取了国防科技大学。当非非的报喜电话传来时,季素梅激动万分:“非非,我的好儿子,你是好样的!”

考上了军校的非非,学习更加努力了。每逢节假日,他都要打电话问候爸爸妈妈。每次寒暑假回家,也总是给爸爸和妈妈带礼物,妈妈下班回到家,他常为妈妈捶背揉肩。

2007年暑假的一天,季素梅把非非的生父和生母找到家里,一家人团团圆圆地吃了一顿饭。非非和生父生母的隔膜虽然没有完全消除,但毕竟长大懂事了,他对生父生母亲近了许多。

一场二十二年前的命运之错,就这样演绎成了撼人心魄的亲情。现在,季素梅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家里翻看两个儿子的过往相片。龙龙大学毕业已经工作了。季素梅希望非非大学毕业后能继续深造。两个儿子,都是她的心头肉,心头宝,是她一生的骄傲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