蓄电池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蓄电池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【消息】海都助学掀起老读者认捐热潮错过捐学费想捐生活费

发布时间:2020-11-17 02:06:25 阅读: 来源:蓄电池厂家

闽南网8月6日讯 海都助学平台“我想帮助TA”,掀起了一股老读者认捐潮,错过认捐学费的读者,有些还提出汇些钱资助她们的生活费。前天一大早,20号学子潘海霞和21号学子高淑彬的学费,都有着落了。

今天,走进“我想上大学”栏目里阐述自己大学梦的两位同学,女生是来自永春的吴明珍,她想带着父亲深沉不语的心愿,好好完成学业,抚慰天堂里的他;男生是自安溪的林小明,母亲在一场车祸中失去了听力,近十万元的救治费也没改变这个结局,他特别想快快成长,让挤在老房子里的家,不再风雨飘摇。

2015海都爱心助学推出两个栏目:“我想上大学”和“我想帮助TA”,不论你是急需帮扶的学子,还是热心人士,都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我们:拨打海都热线通95060,微博@海峡都市报闽南版留言,微信关注“海峡都市报大泉州”告诉Big哥。

□我想帮助TA

“只要能帮到她就行”

前天上午,市民陈先生与21号学子高淑彬取得了联系。

一看到海都报,陈先生就打进95060表达了认捐意愿。他去年就认捐了一名海都助学里的学子,前两周也想认捐13号学子潘宇宁,但晚了一步。这次,他抢了个第一。

陈先生与淑彬联系后,连生活费也想资助一些。“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人家。”淑彬接到陈先生的电话时有些不好意思,感谢的话到嘴边却没能说出口。

捐助20号学子潘海霞的老读者吕先生,在南安水头做生意,看海都报10多年了,去年通过海都报认捐了两名山区贫困儿童。今年看到海都助学,马上联系海都记者,本想将20号、21号学子一起认捐,无奈21号已被人捷足先登。“赶紧把20号留给我,不然一会儿连这个也没了。”吕先生说,自己还会继续关注海都助学,寻找合适的学子认捐。

海都15年的老读者黄先生也打进了95060,“只要能帮到她就行”,黄先生此前也帮过一些贫困学子,这次看到海霞的情况,很想帮她,得知她已被认捐,他想捐助一些生活费。热心读者陈先生也因认捐不成,要了20、21号学子的账号,想资助她们一些生活费。

□我想上大学

爸爸离开,让我突然想通很多事

我拼了命,想和妈妈弟弟努力活

学子档案 22

吴明珍

吴明珍 永春美岭中学 高考分数:613分(理科)

吴明珍是个开朗的女孩,话匣子一打开,你似乎能看到她过往的坚强,和对未来的憧憬。

明珍的家在永春锦斗镇锦溪村,小山深处,一栋高高的楼房,家里却空荡荡的。房子是爸爸过世前盖的,那时候的日子还不错:爸爸很勤劳,种芦柑、种茶为生,对她和弟弟都很宠爱。3年前,爸爸突然得了肝癌,没多久就去世了。

“我妈当时不敢告诉我,直到爸爸最后的日子,我才知道他要走了。”明珍说,她很感谢天堂里的爸爸,要不是爸爸坚持要她读书,她自己可能早就放弃了。

初中时,明珍厌学情绪很大,成绩也很差。妈妈当时想过让她辍学帮家里干活,可爸爸坚决反对,一定要让女儿上学读书。爸爸去世后,明珍突然想通了很多事情,在学习上很用功,拼了命一样,成绩突飞猛进。她已经收到福州大学的录取通知书,就读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。

爸爸过世后,妈妈就到隔壁镇的工地上打小工,很少回家。明珍和弟弟都是寄宿生,家里一般没人在。暑假,弟弟放假回家,明珍不能去打工,得回家陪着他。“他害怕一个人在家里,要人陪着,晚上才敢睡觉。”明珍说,爸爸去世前曾自杀过,被弟弟看到了,弟弟心里还有些阴影没抹去。

这些年,母亲在外打工,偿还了一些父亲生病时借的钱。“我妈的手也不知道怎么了,很难伸直,医生说要手术,可是她一直拖着。”明珍说,妈妈太辛苦了,她不想换些轻松一点的工作,担心挣钱少,不够她和弟弟读书生活。

她希望能读完大学,完成爸爸的心愿,并找一份好的工作,和妈妈一起把家撑起来。

我不介意,两家人挤在老房子里

可我心疼,年迈奶奶和病弱妈妈

学子档案 23

林小明

林小明 安溪一中 高考分数:551(文科)

远山深处,盘山路蜿蜒不断。从泉州市区出发,近两个小时的车程,我们来到安溪县西坪乡柏叶村。

林小明的家就在这里。小明皮肤黝黑且瘦弱,小眼睛,戴着黑框眼镜,穿拖鞋,静静地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,心事重重的样子。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盖好了新房子,但小明一家仍挤在爷爷生前盖的老房子里。现在,六旬的奶奶和他们生活在一起。

面对陌生人,小明话不多,母亲吴锦凤也没怎么开口,只是微笑着不断招呼喝茶。吴锦凤穿着一双解放鞋,破洞处沾了些黄泥。除了话少外,她似乎和常人无异。但是,很快就会发现,她没法和外人对话。

原来,4年前,她出了车祸,从此失去听力。为了治病,家里花了近十万元,日子大不如前。“干一点活就会头晕。”小明的伯母说,车祸时吴锦凤脑淤血,容易头痛,无法出门打工。小明的爸爸在外省做装修,居无定所,只想供家里的两个孩子上学,并还上妻子看病欠下的债。

小明的妹妹9岁,刚上小学。家里种了茶叶,但今年收成并不好,而且市场不景气。往年能做600多斤的茶叶,今年只剩下100多斤。

小明已被厦门理工学院录取。家里的情况不好,自初三开始,小明每个寒暑期都去打工。他仍记得,第一次打工赚来的钱还不够交学费,他用这些钱,买了一些名著,还有教辅书。

“好好读书,炒茶很辛苦的。”他仍清晰地记得母亲边炒茶边叮嘱他的话。母亲小学都没念,爸爸也只是上过小学,小明说,母亲从小一直很支持自己读书。

小明现在一家餐馆洗碗打暑假工,晚上得10点才能下班。“几百块,还不到一千。”小明说,自己一个月赚的钱,离大学学费还差好远。每当深夜下班走回租房,他内心满是迷茫和期待。(海都记者 陈晓婷 林莉莉 吕波 实习生 赖志昌 江芬 文/图)

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>>

象山治疗癫痫专科医院

兴山治疗牛皮癣专科医院

杭州仁德妇产医院是正规医院吗

淅川白癜风医院哪家好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