蓄电池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蓄电池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资讯】露天电影给我如饥似渴的生命体验容中尔甲

发布时间:2020-10-18 18:16:18 阅读: 来源:蓄电池厂家

摘要:如果正面的观众太多,尤其是被高个子的大人挡得严严实实,我还可以转移到银幕的背面去观看,我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这个,逆向看电影。

当年,如果说小学生阅读连环画是难得的精神享受,观看露天电影就可算得上奢侈的精神享受了。以大队为单位,流动放映,快则两个多月,慢则四个多月,这个间歇期较为漫长。片源有限,观众等待的耐心则无限,那种奇奇怪怪的感觉,真是一言难尽。

黄合小学的操坪是大队放电影的法定地点。两根高大的杉木柱矗立在操坪东头,平日它们很容易被人忽略,全校师生做广播体操时,甚至视之为障碍物,但每逢放映电影的日子,可就轮到这两根高大的杉木柱神气活现了。由公社派来的放映员搭起长梯,将一整幅银灰色的幕布挂在两根杉木柱之间,离开场还有一个多小时,操坪里就能听到孩子们的欢声笑语,他们用双手抱来小板凳,要为亲友抢占有利地形。试想,谁乐意在这样的重要场合被边缘化呢?迟到或早退,简直就跟犯罪差不多。

晚上七点半,观众陆陆续续到齐了,在整个操坪上,男女老少有好几百号,一眼望去,人头攒动,有时挤得空气都要呼救。开映之前,照例由大队民兵营长讲一段话,他高举毛主席语录,用洪钟样响亮的大嗓门朗诵其中的两三条,“要斗私批修”,“以阶级斗争为纲,纲举目张”,“深挖洞,广积粮,不称霸”,诸如此类。这个前奏必不可少,这个环节属于重中之重,其鲜明的时代特色令人记忆犹新。民兵营长讲话的时候,全场鸦雀无声,就连最顽皮最吵闹的小孩子也停住手脚、闭紧嘴巴,安静得像一座石像。民兵营长把话讲完,全场又切换到互动模式,人声再次鼎沸,好在放映员开启了放映机,“嗒嗒嗒”卷带的响声格外清晰,具有压倒一切的优势,全场都能听见。

通常,我都是与几个要好的同学组队,很少与家里和队里的大人组团,所以我没有抱小板凳提前去学校操坪抢占位置的习惯和义务,我总是掐准时间,在电影开映之前十分钟左右才抵达目的地,偶尔也会错过民兵营长朗诵环节,内心就会产生负疚感,甚至是负罪感,担心被熟人看到。当时的真实情形就是如此。

我看露天电影,总有一种空阔的感觉,无拘无束,心态相当放松。我可以坐中间,也可以站边上,如果正面的观众太多,尤其是被高个子的大人挡得严严实实,我还可以转移到银幕的背面去观看,我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这个。逆向看电影,人物从左至右变为从右至左,反方向移动倒是对视觉感受没有明显的妨碍,但字幕就很难看了,它们犹如水中的倒影,看久了会觉得别扭。好在那些译制片都经过了后期的精心加工,比如《第八个是铜像》《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》《列宁在十月》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,全都由配音演员配音,字幕纯属多余,只要我无视字幕,那个别扭就可以忽略不计。外国人满嘴吐出中国话,口型还对得像模像样的,我现在回想,仍觉得滑稽,当时却几乎忘记了这一茬,对于配音是否真有必要,完全无感,也无疑。

小学生没有地理概念,政治观念同样模糊不清,我们没办法看到西欧和美国的影片,据说这些影片内容不堪入目,全都是反动腐朽的垃圾,我们只能够看到苏联和东欧的影片,革命题材,战争题材,全是红色接班人看了助长志气、增添勇气的,银幕上没有任何儿童不宜的东西,连青年男女的接吻镜头都被一把无形的利剪咔嚓得毫无痕迹了。

我席地而坐,仰看大银幕,电影中有男有女,有声有色,有勇有谋,有情有义,有善有恶,有美有丑,有高潮,有悬念,比静态的连环画强过几百上千倍。其实,剧情的跌宕起伏还不是最吸引我的部分,最令我佩服的是那些演员演戏时跟现实生活中的表现没有区别,生气就真的生气,抡在脸颊上的耳巴子十分响亮,刀砍在肩头,子弹射在胸口,面部的表情可以假装,痛苦的呻吟和嚎叫居然也十分逼真,这令我惊奇。演员该流泪时就泪流满面,这门本事是怎么练成的?我跟班上的同学讨论过,有人说是借助了眼药水,有人甚至说吃朝天辣椒可以催泪,有位女同学最文艺,她说只要专心想着自己经历过的最悲伤的事情就能潸然泪下。可是我在独自一人时试用过这个办法,专心想着我曾遭遇过的最悲伤的事情,有时会落泪,有时却不会落泪,并非次次都灵。有一天,我把这个试验结果和盘托出,那位女同学就主动修改了原先的想法,她说,演员要是入了戏,流泪就一点也不难。入戏?怎么入戏?她真是一位天才,打了一个比方,彻底清除了我的疑虑。她说,入戏就像中邪,乡下有人鬼上身,吐白沫,说胡话,嗓音、表情大异,似乎完全脱离了现实,更换了角色和场景。我感谢这位女同学用如此惊悚的比喻启发了我。

某日课间休息,我跟邻桌的同学讨论《智取威虎山》,他反复强调这部影片中最有看头的人物是男主角杨子荣,我却冒冒失失回了他一句“座山雕更出味”。这下可就坏了,他暗地里给班主任何老师打了小报告。何老师的优点很突出,他时时刻刻都绷紧了阶级斗争这根弦,警惕性极高。邻桌的同学还在小报告中称我为“反动派”,理由很荒唐,竟然是我看电影时特别喜欢看反银幕。何老师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(也是他的卧室)去,问我究竟讲没讲过那句话,有没有这回事。我清楚谁出卖了我,因为我说这句话是冲口而出的,就连我的朋友和邻居黄志荣,我都没跟他讲过。于是我急中生智,狡辩道:

“报告何老师,‘座山雕更出味’,这句话我确实跟人讲过。味道有好多种吧,香的臭的都是味道,我又没说座山雕是喷香的。”

何老师也想不出该如何处罚我,就把举报的纸条交给了黄校长。后来,有人告诉我,黄校长看完那张小字报,当着何老师的面将它撕成了碎片,他用轻松的语气说:

“从城里下放的孩子,想法多点,嘴巴敞点,你没必要如临大敌。”

我算是逃过一劫了。当天吃晚饭时,我把自己被人出卖的事情讲给家里人听。母亲叮嘱我在外面少乱讲,要提防祸从口出。父亲仍是一贯的硬气,他说:

“如果讲这句话都算错,都算犯罪,那他们有本事就干脆把我崽伢子的嘴巴用细针密线缝起来,话莫讲哒,饭也莫呷哒!”

“他受点惊吓也好,这样懵懂,不看对象就开口,迟早会闯大祸!”满姐是个乖乖女,她比我大8岁,13岁就失了学,总羡慕我能够读书,又总反感我不好好读书,喜欢乱说乱动。

所幸这件事就像一阵风扬起火塘灰,很快就尘埃落定了。

那时候,小学生白天上完课,回家后基本上没有作业,有时候我就会跟同学(偶尔也跟家人)去邻近的大队赶场子,把看过的电影再看一遍。我听人说,华容县塔市公社有一个高中生看《刘三姐》上了瘾,迷恋女演员黄婉秋竟到了神魂颠倒的地步。他到处赶场子,甚至去了邻近的南县和湖北监利观看露天电演,他看《刘三姐》总共看了23遍,后来就疯疯癫癫了。也不知这个消息是否确凿无误,反正我是相信了。当年,我喜欢《英雄儿女》的插曲,听一回就热血沸腾一回,还喜欢电影里英雄王成的妹妹王芳,这部影片我总共看过五遍,《渡江侦察记》则看过六遍,是我的个人纪录。

有一回,我在田垅里打猪草,四顾无人,就捡起一截木头,将它抱在怀中,仿照王成牺牲前抱着爆破筒跳进敌群同归于尽的样子,从高高的田埂上跳了下去,结果摔了个嘴啃泥,小半天没能缓过气来。

第二天早晨上学,黄志荣突然称呼我王成,我的脸皮顿时就臊热涨红了。原来他在不远处打猪草,望见了我在田埂上自导自演的戏码,差点笑闪了腰。这家伙,晚上睡觉前还笑了三回。早上实在忍不住了,便称呼我王成。

与数百上千人幕天席地观看大银幕电影,这样的日子早已离我远去,但许多细碎的感受仍像闪光的玻璃扣子一样保存下来。重要的不是我究竟看过哪些影片,也不是它们对我的精神成长到底起到了怎样的作用,而是那种如饥似渴的生命体验确确实实异乎寻常,不可复制。

滑轨电视

聚乙二醇400双油酸酯

涂塑管

变频电缆

相关阅读